首页 > 协会活动 > >散文感受团建_烧烤
协会活动

散文感受团建_烧烤

时间:2019-07-12 07:17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  我顺着公路,把整个村子转了个遍,拍了三张照片,算是纪念。一张是槐树。那棵槐树生长在村子中间,第一排房子的后面,整个树被圈在一个用水泥垒成的圆形池子里,想必那是专门用来保护用的。槐树很粗,要两个人合手才能围起来,树龄至少百年以上,树干上系一条红色的布条,很新鲜,想必系上的时间不是很长,其中的寓意,已不言而喻了。这也让我想起了老家的那三棵大槐树,树龄与这棵相差无几,只是家乡的是三棵,这里是一棵。另一张照片是河里的鹅。一共四只,三只白色的,一只褐色的,在清澈的小河里自由自在地游动,那种惬意,那种悠闲,常人是无法想象得到的,偶尔的叫声,响遍整个村庄,回荡在整个山谷,也打破了山村瞬间的寂静。看到他们的自在,真的有些艳羡,随手拍了张照片,算是一份祝福吧。第三张是村口的提示牌。村子东边路口,有一个高高竖起的标牌,上面是整个村子开民宿的简介。整个村子有33户农家院,每户的编号和家庭的名字都赫然其上,十分醒目,为来这里休闲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方便。据悉,北京的民宿管理十分严格,也很规范,要具备一定的条件,并且需要相关部门审批后才能营业。这与外地相比,自然要好了很多。管理上的规范,无论是对于游人还是营业者都是一种保护。

  二月份入职公司,到了编辑部,主要负责文字审核并撰写一些文稿。编辑部九人中,除了大家称呼的“苏哥”是位男性外,其余是清一色女性,而且年龄都不大,除了胡总外,都是90后,还没有结婚。我的到来,立马提升了队伍的年龄层次,也改变了“苏哥”一男独秀的格局。

  待八成熟之后,下午下班之后,编辑部全体9人分别乘车,一同感受烧烤的乐趣,其他的人,只是间歇做一些辅助,此时,伴随着滋滋啦啦的声响和缥缈的烟雾,伙伴们非常喜悦和兴奋。但自己从没有亲自操做过。具体操作是胡总负总责。烤好的肉串,让肉串均匀受热,滋滋啦啦作响,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回合,把串好的肉串放在篦子上,所有的这些。

  进入编辑部以来,每天目睹的是大家的“忙”。忙着撰文,忙着编辑,忙着排版,忙着插图、美观设计,忙着一遍遍和甲方沟通和校对,几乎聊天说话的机会都十分有限,直到甲方认可,确认可以发送,姑娘们才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,长舒了一口气,之后便是别样的开心和放松,虽然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,但能够在五点下班的,几乎没有。一个二、三十平米的办公室,二十几人(包括栏目组)一起办公,有时,屋里静的出奇,鸦雀无声,掉在地上一枚钱币都会发出一声“巨”响;有时,声音又是那么和谐统一,清一色的噼里啪啦键盘声,汇成了一个音符,在办公室回荡。这些九零后,年龄比我的孩子有的还要小,还都没有成家,本有的天真、烂漫、活泼的天性,在这里不得不暂时隐忍,品味着单调和寂寞,与枯燥结缘。团建活动后的感想难能有这么一次放松的机会,对于她们来说,是何等的快乐!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快快乐乐享受着自己烧烤的战利品,欢声笑声,透过细雨,在寂静的山村不知要传出多远,奏出怎样的乐章?这就是她们的盛宴,一次简单但很快乐的团建盛宴。

  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。在肉串上顺序撒上各种味料,而胡总的操作,和大家一起分享,盐、油、辣椒面、孜然,又是那样娴熟。并不时散发出烤焦的烟味 ,也让我忘了年龄的差距,吃过烤羊肉,去琉璃庙镇大北湾村。这次出行的目的是——团建。肉串总算是烤熟了。公出去过几次围场、丰宁坝上草原,需要不停地翻动。

  我们住宿的村子不大,整个村子不过二十几户人家,村子后面是座山,街道很整齐,也很干净,散文感受团建_烧烤路边摆放着的几个垃圾桶,和城区没什么区别,也有明显的垃圾分类标志,仅此一点,便和老家有了明显的区别。村子前面是一条乡村公路,公路前面是条小河,应该是小溪,河水清澈,潺潺作响,河的对面是一座山。

  雨,没有一点停的迹象,烧碳的铁槽只好放在门洞避雨处。这两天降温,加上下雨,山里面的气温骤然低了很多,着实让人感到有些寒冷,虽然来时我已经换了厚一些的衣服,但还是难抵挡天气的寒冷,好在那碳火的余热,倒让我感到了一丝暖意。

  我没有团建的经历,不知道团建是什么内容,这次权当是一次体验。晚上七点多,我们乘第一辆车先行到达了目的地。出发前,同伴们已经采买了烧烤食料,晚餐自然是烧烤了。

  早上十点多钟,伙伴们才陆续起床。我们分别吃过早餐后,一些同伴又忙了一会工作,一切都完成后,中午,我们驱车顺利回到了城区。

  很多人都说,团建就是吃饭。其实,我觉得,那已经不重要。无论是采取什么样的形式,能够让大家在长时间的忙绿中,抽出一些时间,有一个放松的机会,让大家在合作中,敞开心扉,有更多的交流,形成更多的默契,这也许是团建的最大益处。而这种益处,无论是对于团队建设,还是个人身心的调整,都显得非常重要。

  一次团建结束了,留给伙伴们的是说不完的话题,津津乐道的趣事,道不尽的回味。

  天不作美,从城区出发时,就有些乌云,不一会便下起了雨。一路上,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到了目的地,雨又大了起来。

  仿佛回到了年轻的序列。味道的确不错,我并不感兴趣。今天是第一次目睹烧烤全过程,我备受关照,因为年龄的优势,将肉串烤的噼里啪啦,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,似乎是有一定的顺序,不停地翻动。大家都先紧着分给我品尝。炙热的炭火,4月20日,上班的时候,对于烧烤,在燃好的碳火上放上铁篦子,

  范景来,现居北京,本科学历,中国青年作家学会会员,爱好文学,喜欢用文字抒发情感,享受生活乐趣。

  我和胡总、玉坤、宋冉四人打前站,到了目的地,便立即忙活起来。胡总开始分割肉块,玉坤忙着冲洗,宋冉择菜、洗菜,之后是共同穿串,分工明确,合作娴熟。从她们那熟练的动作可以看出,个个在家也是常进厨房的主。尤其是胡总,干起活来,没有一点平常“领导”的模样,多了几分亲近和随和。整理食材的事搭不上手,我便主动做些“力气”活,和宏伟的家属一起生碳火。把买来的木碳先点燃,准备一会烧烤用。

  晚上七点多,宏伟他们处理完手中的工作才出发,比我们出发整整晚了两个小时,同车的有超然、蘑菇、阿童木、还有本家的玉同志。他们八点半到村子后,烧烤便正是开始。烧烤的食材蛮多,有羊肉,鸡翅,鸡胗,鱿鱼,豆皮等。都是女士们采购,自然也是她们平时最喜欢吃的东西。

  我简单吃了一些,感到稍微不饿便没有继续。伙伴们则一直持续到了十一点多。之后,兴趣不减,又进行了麻将娱乐。我没有参与,早早地回到房间休息。房间很冷,我特意加了一个被子,钻进被窝,蒙上头,算是提前结束活动。伙伴们持续了多久,娱乐到什么时候,我已经全然不知了。

  我是不喜欢吃烧烤的,原因是,那不是一种健康食品。到了我这个年龄,是完全能够抵御那种美食诱惑的。但是,和同伴们在一起,我也没有理由不融入,没有理由不与她们分享,分享这短暂但难能可贵的集体快乐。

  早上七点多起床,特意到村子走一走,转一转,一来是散步,再者是赏景。雨后的山村,清新寂静,干净如洗。虽然我也出生在农村,但还是想感受一下北京的山村,有什么不同,并努力寻找他的异处。

上一篇:嘉定举办嘉宝杯“科普达人·健康使者”医学科普能力大赛
下一篇:第二届中山大学金融国际学术年会在深圳召开